欢迎访问:色和尚爱瑟瑟在线视频-色和尚影院久久爱瑟瑟-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迷药失效了

迷药失效了



  随着青城高中报道日期的临近,沉寂了一个暑假的校园门口也渐渐的热闹了起来。

  此时比邻青城高中的一栋居民楼内,一男三女正在闲谈,说是闲谈,其实应该是两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对坐而谈,在两人身边的两个少年少女一个在玩手机,一个在途指甲。

  婉君,这回多亏有你在这,要不我是真不放心我家罗宾在这上学,小宾这孩子平时看起来挺乖的,但你也知道现在正处在青春期的孩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变样了,到时你也别客气,他不听话,就打,别客气。

  少年旁边绿衣少妇说道。

  佩蘅,孩子在我这里你就放心吧,小宾一看就是乖孩子,保证三年后交给你个大学生。

  谢婉君看了一眼安安静静坐在沉佩衡身边玩手机的罗宾,对着好友打趣时,却没有看到在她眼睛离开罗宾那刻,罗宾那透过手机,看着她时那犹如饿狼般的眼神。

  罗宾拿着手机的拇指不时的在动,看着像是在认真的玩手机,但眼神的焦点却不在那里,不时的透过余光打量着对面的少妇,至于少女,罗宾也只是在最开始时看了几眼,对于一个有着丰富性经验食髓知味的少年来说,罗宾此时早已透过被胸部顶的高高鼓起浅蓝色衬衫,看穿里面是怎样的破涛汹涌。

  罗宾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摸着裤兜里的药片。

  谢婉君的家三室一厅,一厨一卫,接近200平米,位置还是在省重点青城高中学区房,价格最少也要56百万。

  此时罗宾躺在谢婉君家的客房里,双手枕于脑后,安眠药已经在他进屋前吓到了果汁里,并且也看到他们喝了下去,现在只要等着药效到了就好。

  哎呀,好久没开这么长时间车了,这么早就困了,嘻嘻,还是你家老王有眼力见,知道你已经饥渴难耐,早早就熘了,小君君侍寝吧。

  不说他了,我今天也有点困,等明天老王回来,领你们好好转转。

  听着客厅传来的调笑声,罗宾抬头看了挂在墙上的闹钟。

  8.15分,再过一个小时应该就睡着了。

  一个小时后。

  罗宾拿着早已准备好的摄影器材,下身套了个大裤衩,偷偷地来到了主卧门前。

  拿着一块小铁片,在门锁处,捅了几下,啪的一声轻响,锁开了。

  打开门,借着透过窗帘的月光,看到两个躺在床上的少妇。

  里面那个骑着薄毯,不用说一定是他妈妈沉佩衡了,睡觉不老实这已经是他家公开的秘密了。

  而外边这个,身着紫色薄纱睡裙,弯腿面朝里睡着,睡裙也不知怎么被撩到腰间,露出浅粉色的小内裤,屁股太大,内裤根本就包裹不住,深深地勒进屁股缝中,露出两瓣洁白的丰臀,看的罗宾气血上涌,恨不得马上就冲上去。

  不行,正事要紧。

  罗宾打开装着摄影器材的背包,360度无死角的全部安装上去,此事罗宾干过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不一会,随着他拿出遥控器一按,安装好的摄影器材与暖色调灯,全部自动运转起来。

  罗宾脱掉裤衩,鸡巴已经坚硬如铁,来到谢婉茹身边,手轻轻的放在屁股上,细细的抚摸了一会,双手移到内裤两端,一点一点的退了下来。

  睡梦中,谢婉茹迷迷煳煳以为是丈夫在搞事,还配合的抬了下丰臀。

  拿着退下的内裤,罗宾深深吸了一口,扔在一旁,躺在谢婉君身后,大龟头沿着臀缝顶到屄缝,慢慢的摩擦,右手重睡裙底部,光滑的腹部,硕大丰满的胸部,被刺激直立起的乳头,一步一步摸了上去。

  谢婉茹平时睡眠很浅,一般半夜要是醒来,基本上就睡不着了,因此一般过了八点就不喝东西了,怕起夜后再也睡不着。

  上次见到罗宾时,罗宾还是个5岁的小屁孩,现在十年来头一次见,于是在罗宾端来果汁时,也就浅尝了两口,直到闺蜜陪去睡觉为止就一直没动过。

  因而在床上躺了半个多小时才睡着,但睡着睡着感觉有人在把她内裤,半碎半醒中以为丈夫回来了,反正这对经常出差的丈夫来说也是常事,也就配合着抬了下屁股,反正也用不了几分钟就射出来。

  可谁知每次出来回来都是火急火燎恨不得脱了裤子就干,这次丈夫不知吃了什么药,竟然挑起情来着,火热坚硬的肉棒,磨了半天就是不进来。

  一个多月没有经过丈夫滋润,早已饥渴不已,阴道也越来越湿润,丰满的屁股开始像见到主人要喂食的够一样微微摇晃,但主人就是不进来,心中一急也就醒了过来。

  再一想,瞬间惊醒,叫了起来。

  看着微微摇晃的屁股,罗宾一点都不急,他对药效十分自信,还有一宿的时间那,他还没把玩够那。

  突然,正在怀中把玩的娇躯,浑身一紧,还不待他反应过来就尖叫起来。

  你是...虽然不知百试百灵的药,今天怎么不灵了。

  但现在也来不及细想,情急之下,左手捂住少妇的嘴,右手把少妇的一只腿抬起,早已硬的发红发紫的鸡巴对着早已泛水的洞口,一插到底。

  啊。

  即使被捂住嘴,谢婉茹还是叫了出来,主要是太粗太大了,就连她生过孩子的肥屄,一下子也承受不了。

  罗宾迅速抬头看了眼正在里面酣睡的妈妈,见还是原来那样不想醒过的样子,也就不管为什么少妇的药效不好使了。

  顺势把她从怀里抱起,身体一扭,双脚踏地坐在床旁,双手抓着睡袍往上一拽,就脱了下来。

  此时才有机会细细体味怀中赤裸的少妇,肥圆的屁股坐在自己腿上,肥屄深深含着自己的鸡巴,光滑的后背紧紧贴住自己的胸膛,柔软的奶子被左手死死抓住,右手压住平滑的小肚。

  惊慌之下,谢婉茹勐地挣扎起来喊着,谁呀,谁呀,并努力扭动着身子回头看。

  罗宾故意随着她扭动的方向扭动,任由她的半长发拂过鼻尖,少妇没看到是谁操着自己,阴道深处的嫩肉却随着扭动被龟头摩擦的瘙痒难耐,不得已停了下来,阴道的收缩及时的传递着身体的变化,早已被罗宾察觉,他开始扶着婉茹的身子快速晃动,左手托着奶子,食指轻按乳头,乳房像波浪一样流淌。

  谢婉茹全身酥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乳头在食指的玩弄下高高挺起,胸部涨的更加饱满,两腿不停地夹住又分开,淫液一股一股的往下渗。

  罗宾揽住小腹勐地开始大幅度晃动,强烈的刺激让少妇紧紧捂住嘴,发出连续的呜咽声,阴道嫩肉不停地收缩抽搐,淫穴不断吸吮男人那充血坚挺的龟头。

  谢姨,舒服吧。

  罗宾把谢婉茹的头发拢到耳后,嘴唇贴着耳朵。

  这声音在谢宛蓉迷茫的大脑里回响,有点熟悉。

  对,是罗宾,那个今天才来她家,十年没见,却又要共同生活三年的家伙。

  可是现在怎么突然被玩弄成这样。

  巨大的羞耻感让她用尽力气挣扎,喊着:流氓,滚开,滚开。

  罗宾捂住她的嘴,虽然知道她女儿不会醒来,但还是恐吓道:你想把人都喊过来吗,咱俩都光着呢,是你噘着屁股让我插进去的,你想让你女儿闺蜜看看你怎么偷人吗,几天没男人你就忍不住了!果然,谢宛蓉被吓住了,一直以来她恪守妇道,任劳任怨,伺候丈夫孩子,邻里关系也相处极好,要是让人看见和别的男人一丝不挂在自己家中,将是天大的灾难。

  想到这,她嘤嘤的抽泣。

  一边把玩着看着怀中微微反抗的少妇,一种占有感油然而生,休息片刻的鸡巴又开始跃跃欲试的跳动,撞击着湿润温热的腔体,该好好享受这小巧丰满的肉体了。

  罗宾右手伸向肥沃的阴阜,四指夹着阴毛轻轻向上拔,若有若无的划过小腹到微微隆起的光滑肚子上,又到阴阜来回的拨弄,同时亲吻着耳根和颈部,女人身体的欲望瞬间被挑逗起来,抽泣声慢慢变成了腻腻的呜咽。

  嗯…………嗯…………嗯…………嗯,同时身体不安的骚动,屁股想要晃动却又拼命压住自己的欲望,罗宾不动声色的抱着她移动到床边的桌子前。

  谢宛蓉突然瞥见桌上镜子里自己红透的脸,散乱的头发,还有后面那个淫笑的男人,竟是如此的近,一对涨的圆圆的奶子被他的大手轮流揉搓着,自己的双手还搭在他的胳膊上。

  不要,不要,你放开我!她双手捂住脸,感到无比的害羞,嘴里说着这样的话,心里却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感,身体柔软的靠在国强身上,任凭男人抚摸着隐私部位。

  不要嘛,但是你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

  罗宾右手在湿漉漉的屄抹了一把举到她面前,罗宾随意的羞辱着少妇,就是要把她的自尊心彻底打垮。

  谢宛蓉的心理防线一点点的崩塌,内心的罪恶感和身体对男人的渴望使胸口像火烧一样,这个自爱的女人从未像今天这样需要。

  推开肥硕的屁股,拔出肉棒,让谢宛蓉转过身面对面,此时她全身淌着汗,真是晶莹剔透,站着刚好和国强坐在床上一样高,国强双手揽住屁股,翘起的鸡巴顶住小腹,直直的看着少妇的大眼睛。

  想要吗?她惊恐的后退,两瓣屁股被紧紧按住并向两边拉扯,带动阴唇的开合,阴道的空虚使她不自觉的夹紧双腿。

  她已经忘记了挣脱,这个流氓男人要玩弄自己,只是死死咬着嘴唇,害怕主动说出要,这个对丈夫也没说过的字。

  她嘴唇都快咬破,罗宾勐地亲了上去,一手扶着头,舌头轻易的突破湿润的嘴唇,挑逗着滑腻的舌头,谢宛蓉慢慢的从扭头闪躲变成了闭目享受,一边哼唧,一边吮吸咽下男人的口水。

  罗宾另一只手在阴唇上轻划,摩擦着边缘的嫩肉。

  哼唧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主动,双手开始抱住罗宾的脖子,把柔软的舌头伸到罗宾嘴里让他品尝。

  这娘们真够劲,早该来操她,想到这,双手捏住直立的奶头,一顿拽拉搓按使谢宛蓉仰起圆圆的脸蛋,发出啊啊的叫声。

  时机已成熟,罗宾把她平躺在床上,屁股挨着床沿,两手抬起双腿分开,少妇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神情呆滞地大口大口喘气,大腿根部鲜红的嫩肉在黑土地里若隐若现,这个女人平时保护的严严实实的部位完全呈现给了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

  龟头已经顶在洞口。

  想要我的大鸡巴了吧,要吗?谢宛蓉不再是惊恐的眼神,而是受欺负的委曲表情,吃力地摇摇头,小手却抓着男人的胳膊。

  说出来,要不要?硕大的阳具已经缓缓没入少妇屄中,还没让她体会到充实感,又勐地拔出,在丰满的大腿内侧摩擦。

  要不要啊,说着又插进去,如此反复数次,谢宛蓉屁股开始不停向上抬,无意识的小声说:啊,啊,要,我要,我要。

  这声音无疑是春药,使男人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啪啪的声音带出淫水四溅。

  谢宛蓉蓉的叫床声也越来越大,双手抓着自己的奶子,罗宾一停下来,就清晰的说着我要,我要。

  少妇完全臣服在男人的胯下,不管男人是谁,只想插入深点,再深点,身体攀上更高的高峰。

  罗宾双手撑着床趴到她的脸前,开始九浅一深,看着她精致陶醉的五官,淫荡的表情:原来你这么浪,是不是整天想着偷男人?没有,没有。

  罗宾突然来一下深插,有没有想过?少妇舒服的带着哭声,有,有。

  我干的你舒服吗?啊舒服,舒服,啊。

  结婚十几年,她从来不知道弄这事女人也可以这么舒服,以前就算是自己想要,也是被丈夫插的生疼,从来没有释放过。

  少妇已彻底放下自尊,只剩下发泄欲望,两腿盘在男人腰间,眯着眼睛心甘情愿享受着鸡巴的抽插,奶子也被罗宾吸的乳晕尽散。

  淫荡的画面使罗宾改变九浅一深,扶着丰润的大腿,一次次到最深处,粗大的鸡巴在淫水的滋润下,顺畅地行进,卧室内回荡着噗嗤噗嗤的响声。

  谢宛蓉两手紧紧抓起床单,屁股随着激烈的插入向上挺动,回应着男人的攻击,阴毛被汗水和淫水打湿,顺从的贴在饱满凸起的阴部。

  谢姨,婉容。

  嗯,嗯,少妇无意识回应着,伴随着勾人的呻吟。

  你可真骚啊,在自己家的卧室偷人,你可真是骚货。

  不是,不是,我不,啊,啊,你坏……叫的这么浪,还不是骚货,门外都听见了。

  谢宛蓉立即捂住嘴,又害怕又控制不住的兴奋,红红的脸和和裸露的胸部形成强烈对比,刺激着罗宾的神经。

  他翻过少妇的身子放到地上,少妇顺从的两手支在床沿,向后翘起臀部,垂下的奶子又大了一圈。

  罗宾从后面借着屁股的弹性,开始高速的冲刺,阴道的摩擦似乎有一股电流让谢宛蓉感到窒息和晕眩,支撑的双手无力的放下,浑身发抖,头贴着床上被单大叫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面对高潮的人妻,罗宾搂紧她的腰部,精门大开,在又一个操翻的嫰屄深处,留下了他的痕迹。

  高潮慢慢褪去的谢宛蓉渐渐清醒,首先想到床上的闺蜜,急忙看去,见还是睡着的样子,不由拍着胸口长输了一口气,可以想到照成这一下厚的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伸手去打这个坏人。

  罗宾轻而易举的抓住她的手:你可真够忘恩负义的,忘了刚刚还叫的像个婊子,爽完又后悔了,以后屄痒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罗宾套上裤衩,把之前安装的设备全部卸了下来,装进包里,走了出去。

  室内陷入寂暗。

  字数:4850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被强暴的风情骚货 下一篇:被男醉汉那个了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